首页 关于我们 老区联盟 新闻动态 政策法规 老区建设 老区历史 招商引资 科技扶贫 企业风采 红色之旅 老区特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区历史 - 老区历史
 
解放军第十一军首任军长曾绍山
发布时间:2016/6/22 15:42:07  来源:本站  点击量:6487

人物简介:曾绍山(1914-1995),安徽省金寨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5年1月26日因病在济南逝世,享年81岁。

曾绍山曾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政治部少年宣传队队长、师政治部秘书、师司令部参谋。参加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旅作战股股长、旅参谋长,太行军区副旅长兼分区司令员、分区政委兼中共二地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纵队副司令员、皖西军区司令员、第三兵团军长。1950年后,任第三兵团兼川东军区副司令员。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军长、兵团副司令员。回国后,历任旅大警备区司令员,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政委,济南军区顾问。是中共第九至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 1959年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1966年任政治委员。1980年调任济南军区顾问,1988年离职休养。是中共第九、第十、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是中共第九至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 1959年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1966年任政治委员。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5年1月26日在济南逝世。

红四方面军长征到达陕北前夕,红十师被马步芳的部队包围在甘肃旧城,侦察参谋曾绍山深夜出城搬救兵,一路险象环生。升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一军首任军长后,曾绍山率部队参加解放重庆,蒋介石不得不从重庆城内仓皇逃跑。曾绍山的传奇故事,是一箩一筐啊!

来自中华网社区

一、受命组建巡逻队

1929年6月,曾绍山参加红军,被分配到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二师九十七团当勤务兵,不久调到红三十二师师部当传令兵。1930年9月,曾绍山被调到红一军手枪营传令班当班长。其间,曾绍山参加过金寨、麻城、新集等战斗。因他作战机智勇敢,于1932年3月被提拔为红四方面军少共国际团副排长。1932年10月,曾绍山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征入陕。1935年春,曾绍山调任红四军第十师司令部侦察参谋。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发起嘉陵江战役,开始长征。作为侦察参谋的曾绍山,总是带领侦察人员,历尽艰险打头侦察探路。三过草地后,红四军第十师于1936年9月来到甘肃南部一个叫旧城的地方。

红十师在这里一边休整一边侦察敌情,为大部队开辟前进的道路。不承想,进驻旧城的第三天,马步芳的骑兵旅从临夏、夏河赶到旧城,把红十师团团包围在旧城内。

红十师组织部队进行反击,打了三天三夜,突围始终未能成功。师长余家寿、政委叶道志、参谋长范朝利等师领导在城墙上从望远镜里清楚地看到,冲出城外反击的指战员,大部壮烈牺牲;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马家军,提着明晃晃的马刀,把负重伤的红军战士剥光衣服,推到碉楼顶层平台上,一个个活活地砍死。师领导气得发誓要为指战员们报仇,但苦于被数倍于己的马家军包围着,根本无法冲出去,而且马家军正组织力量进行攻城。

固守待援师领导下了一道特殊命令:“从师机关、直属队及交通侦察队中,选拔一批人员组成一支强有力的突击队,每人带一支驳壳枪,背一把最好的战刀,带上充足弹药,由曾绍山带领,不分昼夜在城墙上巡逻,发现哪里危急,就赶到哪里去支援守城部队。”

当晚,曾绍山就组织了有侦察兵、传令兵、马夫和理发员参加的巡逻队在城墙上巡视。巡逻队给部队很大的鼓舞。忽然,城北传来消息,说马家军开始攻城了。曾绍山立即带着巡逻队赶往城北,看到马家军已经爬上城墙,下面还有许多马家军抬着梯子继续靠上城来,城外的一片房子被马家军点着了火,火光照亮了半边天。事后,曾绍山回忆说:“当时,我手一挥,喊了一声‘打’,巡逻队的人员全部扑上去,子弹打光了,我们就举起大刀砍,刀刃砍卷了,就搬起砖头砸。靠城墙有一排破旧房子,我们把砖头、梁柱拆下来,搬到城墙上,用它们来打击敌人,砖头、滚木像下雨般飞向敌人堆里。”

经过十几分钟的血战,马家军终于被打下去了。

这样的激烈血战,一直持续了五个昼夜。马家军的攻势越来越猛,红十师的处境越来越危急。战士们身上子弹所剩无几,粮食也吃完了,伤员不断增加。最令人焦虑的是早在战斗打响后的第二天,在旧城的红十师与上级红四军及红四方面军总部的电话联系就全部被切断了,红十师部队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二、冒死出城搬救兵

 

红十师师长余家寿决定派小部队突围,以期与总部取得联系。但是,第一次派出的部队,刚刚出城门,就被马家军密集的火力给压了回来。第二次突围部队冲到城东的大路上,便遭到马家军骑兵的包围,经过激战,全部壮烈牺牲。

傍晚,曾绍山走进指挥所。师政委叶道志正在屋里焦急地来回踱步,师长余家寿左臂负了伤,脖子上挂着一条沾满血污的绷带,正伏在桌子上看地图。叶道志见曾绍山走进来,立即停下来,严肃地说:“曾绍山同志,你来得正好,我们决定再派几个干部带领一支部队突围,不论多么困难,一定要设法冲出去,与总部取得联系,你看谁去比较合适?”

曾绍山说:“干部们经过几天几夜苦战,都累垮了,还是让我去吧。城外的地形和城里的情况我比其他同志熟悉,一来出城比较有把握,二来也便于向总部汇报情况,再说新城又不太远,最多一昼夜就赶回来了。”

叶道志沉默着,余家寿抬起头来,说:“我看让曾绍山同志出城可以!”

曾绍山立即赶到交通侦察队选人员出城。他只选了两个人,一个叫魏生友,一个叫苟元书。当晚后半夜出城的时候,叶道志亲自来送行,一看就三个人,问曾绍山是不是人太少了!

曾绍山说:“吸取两次的教训,我才决定只带两个交通侦察员。我想,这样做,一来不影响城内的战斗力,二来人少目标小便于隐蔽。”

守城门的战士,搬开堵城门的沙包,伏在门上听了一阵后,才轻轻地把门开了一条缝,曾绍山等三人迅速出了城门,顺着城墙根向东爬行了100多米,在一段土坎下伏下来。

曾绍山带着苟元书和魏生友,朝着城外一间平房和一个碉堡之间的空隙慢慢摸过去。凭着身上的伪装掩护,曾绍山他们三人越过了城外第一道警戒线。他们把身体紧贴着地面,时而匍匐向前,时而低姿跃进,经过无数的洼地、田坎、刺丛,向第二道警戒线爬去……

几经凶险,九死一生,他们三人终于来到新城。可是来到城下时,三人却大吃一惊,只见城墙上贴着国民党军的告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出发前,师长、政委明明分析说新城驻着友邻部队啊!

鲍先志与王近山(中)曾绍山(右)合影于北京北海公园

在城外一位老乡家,他们终于弄清了情况。原来新城的红军在上午撤走后,马家军的骑兵就进了城,又是烧又是杀,老乡的儿子因为给红军带过路,被马家军用马刀劈成了两段。

听完老乡的话,曾绍山像是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心里凉了半截。三个人沉默了半晌,苟元书抬起头来,问道:“怎么办?我们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曾绍山站起来,一摔帽子说:“走!再往东走,一定要追上部队,他们一定还没走远!”

绕开城墙,曾绍山他们又出发了。刚出城不到两公里,迎面来了一支骑兵队,眼前是一马平川,没有一块可以隐蔽的地方,骑兵队立即发现了他们三人,纵马奔来,马蹄扬起的灰尘,遮住了昏暗的天际。

曾绍山他们三人立刻抽出了手榴弹,准备同遭遇的骑兵作最后的搏斗。骑兵队愈冲愈近,看来有30多个人,手里挥着雪亮的马刀。

曾绍山心里想,搬救兵的任务完成不了了,只好拼死几个赚几个了!

这时,骑兵队领头的一个大个子突然勒住马,挥手喊道:“不要开枪!你们是干什么的?”

曾绍山的思绪被这满口的大别山方言拉了回来,心里怔了一下,正要答话,魏生友抢先操着大别山的六安腔开了口:“我们是旧城出来的,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领头的大个子听到了乡音,对曾绍山他们打量了半天,笑着跳下马来,说:“同志们,是自己人!我们是九军侦察排的,来增援你们的,你们辛苦了!”

第二天拂晓,曾绍山三人带着救兵赶到旧城。红九军指战员催动战马,排山倒海地向马家军冲去,雪亮的马刀上下飞舞,杀声震天。

在旧城内的红十师指战员听到城外的喊杀声,知道援兵来了,个个精神百倍,向城外冲杀出来。

红十师安全脱险,顺利到达陕北。曾绍山此次荣立大功一次。

 【编辑 飞竹】


 
Copyright (c) 2018 www.zglqjsw.com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18860号
版权所有: 中国老区建设网       您是第75743位访客    今日访问187次    技术支持: 程友科技      川公网安备51080202000090号